第50章 孝順
   
   余綃聽著她念叨了幾句,說道:「多謝嬸子。我爺爺年紀大了,大概腦子有點糊塗了。我去看看。」
   山上的房子看著距離沒多遠,但是山路卻不是直上直下的一條,小徑曲曲折折,余綃走了兩三分鐘才到跟前,聯想到之前工人師傅跟他說過的山上的房子什麼的,大概也是委婉的提醒,不過作為工人,他也不好多說余家的事情,才就這麼說了一句。
   在山上的原本余熏家的舊房子。雖然造了也有二十來年了,但是那會兒的用料實誠。余熏家的日子本來就過得比村裡一般人家要好上一些,那會兒造房子的時候,甚至還用了不少鋼筋。
   原本余綃都做好了準備,全部推倒了重建,結果就只需要換個屋瓦,再把周圍的地方清理一下就成,主要的功夫還是花在裝修上。
   員工宿舍沒必要像漁家樂那樣弄成套房,設計方面也是以簡單舒適為主,裝修方面要簡單不少。
   這會兒屋子裡亮著燈,大門半掩著。余綃還沒推開就聽到他爺爺中氣十足的聲音:「我讓你這麼裝修就這麼裝修!」
   接著是工頭無奈地聲音:「可是我們這是按照確認簽字的圖紙來裝修的啊。」
   「簽字了就不能改了?」
   「那倒也不是。只是費用方面……」
   「說來說去不就是錢嘛!去找我孫子要去。要這麼多房間幹什麼,一個個還那麼小,怎麼住人?我住的地方當然是聽我的,我孫子不差這點錢……」
   「你找你不差錢的孫子去要錢。」余綃根本就聽不下去,虎著一張臉連爺爺也不叫了,「師傅不好意思,你就照著圖紙裝修,不用理別人的意思。」
   「哎!知道了。」工頭師傅就等他這麼一句話。反正他就認準了錢是從余綃這兒拿,其餘的那是人家的家務事,他管不著也沒法管。
   余綃不理會氣得臉色漲紅的爺爺,多交代了一句:「工地上都是建築材料,趕緊把圍牆先砌起來,免得被人給偷了。」
   「明天就砌!」本來他們做工的,若是手頭上項目多,那麼拿了東家的東西給西家用,省下來的自己帶回去;或者是以次充好什麼的情況,幾乎是行業內的另一種操作規範。
   但是在這兒可不一樣,別說小鎮上接個活不容易;鎮長對這個食品加工廠的照顧誰不知道?這可是有背景的人家,他一個包工頭,能得罪得起麼?老頭子嘰嘰歪歪的是煩人,可是架不住人家頂著爺爺的輩分,東家又忙,見到人了他也不好說人家爺爺的壞話。現在有了准話就不一樣了,果然他們從村子裡聽來的話多半是真的。幸好自家沒這麼個不省心的長輩。
   余綃把上下轉悠了一圈,下了樓來發現爺爺已經不在樓下。也是,老頭子最是要面子不過的人,怎麼會剛沒了臉還會繼續留下來?
   然後他回到家,卻發現他媽剛掛了電話,臉色有點難看,衝著屋裡叫:「大偉,你爸叫你過去。」轉頭又對余綃說道,「媽想岔了,明天就去把魚攤給停了。老娘看看究竟誰敢動咱們家的一塊磚!」
   今天這個事情她要是在家,根本就不會發生。其實包工頭已經來他們家幾次,但是她心忒大,又覺得這些事情她又不懂,就讓包工頭照著圖紙施工,沒想到這背後竟然還有這麼一層「故事」!
   「什麼事情啊?」余大偉原本正像模像樣地在看書,他覺得自己兒子馬上就要有出息了,他這個當爹的就算不能給兒子什麼幫助,至少也不能出去說什麼都不知道的給兒子丟臉。
   余綃抽著嘴角看著他爸手上的書:「爸,你要去考會計證啊?」會計出納都請好了,他自己考的都沒啥用了,姜珺雅當時逼著他考試,純粹是為了把他把心沉下來。當初他一下子經歷的事情太多,消化不過來,整個人都有些浮躁。
   余大偉把書往桌上一放:「這不是想著學點什麼嗎?我看這本書你現在也不看,就拿過來看了。對了,爸說了讓我過去幹嘛?」
   他們家的書不少,但大多數都是兩個孩子的教科書。另外還有些武俠小說、菜譜,還有關於航行方面的書籍。
   不過余綃自己的書很少,他的教科書在他畢業之後,全都被余綺搬回自己屋裡了。現在他剩下的都是些姜珺雅給他找的各種工具書。
   張阿娣沒好氣地一哼:「老頭剛打電話來說,阿綃說好的給他蓋的房子,怎麼轉眼就不給他了?你去問問,到底是誰跟他說好的?」她說完就找了搪瓷杯,一口氣幹掉了大半杯大麥茶。余綃爺爺有點耳背,也就是張阿娣這些年來在菜市場練出來的嗓門,才能跟他講講電話,但是嗓子也吼得發疼。
   余大偉狠狠一皺眉:「我去跟他說。」拿了門口的手電筒就出去了。他本來還以為又找到了什麼活讓他幹,沒想到竟然是這個事情。
   他這些年干的活,說是做牛做馬都不為過,然而他爹媽的所作所為,卻只是讓他寒心。
   說好的給爺爺蓋的房子?余大偉的眼角不自然地一抽,腳步更加重了幾分。
   村子裡的路他從小就走慣了,其實閉著眼睛走也不會有事,不過手電筒平穩的白光,倒是讓他的心情略微沉靜了一點,走到余綃爺爺家的時候,他還頗為心平氣和地問了一句:「爸,誰跟你說的阿綃裝修房子是給你住的?」
   在余綃爺爺眼裡,他這個二兒子就是個能隨便拿捏的泥人,加上剛才被余綃給擠兌得丟了人,頓時就拿眼一橫:「怎麼當老子的要你一間房子住還不行了?」
   余大偉看到他爸這幅樣子,頓時就感覺到心裡面潑涼潑涼的,眼睛裡反而開始充血:「爸!我叫你一聲爸,你到底把我當不當成是你兒子,把阿綃當不當孫子?!你要兒子的一間房住?你又不是沒要過!當年我攢了多久的錢,好容易把房子蓋好了,你一句話就把我房子給要走了。你別說是給阿誠娶媳婦用!阿誠現在還在上學呢,那可是我結婚用的房子!你問兒子要房子住?你怎麼不問大哥,不問小弟要房子住呢?他們不是你兒子?還是我是你撿來的!
   你禍害我就算了,別想禍害我兒子!我余大偉沒用幫不上自己兒子什麼忙,你也別想著動我們家阿綃一個銅板!否則……你不是喜歡你大孫子麼?你就讓你那個念個專科搞得念博士一樣的大孫子去照顧你吧!」
   余大偉一頓吼完,轉身就走。
   余綃爺爺咂了兩口旱菸,看著自己二兒子發了一通火就走,半天沒回過神來。這怎麼回事呢?
   又過了一會兒,他才意識到,他那個沒用的二兒子竟然朝他發火了!混賬東西!花那麼多錢弄的房子,竟然不給他這個當爺爺的住,只想著給外人住,還有理了?
   可是這話他心裡面想想還成,讓他當著眾人的面把這話嚷嚷出來,坐實了余綃家的不孝,他卻做不到。這樣的事情還得他老婆子來。
   他又砸吧了一口旱菸,奇怪地喃喃:「這婆娘怎麼回事?這都出去多久了,還不著家了怎的?」
   他找了電話號碼,就給余梅打了個電話:「你媽什麼時候能回來啊?」
   余梅拿著手機吼:「還得兩個月呢!」可是她天生說話聲音就輕,就算是用吼的,她爸還是聽不太清。
   「什麼?」
   「兩個月!」
   「哦。你媽住哪兒呢?」
   「療養院!」
   「哪兒?」
   「療!養!院!」
   「你不是說你媽住什麼療養院去了嗎?怎麼去住公園了?」
   「……」余梅捏著手機的手緊了緊,另一隻手摸了摸喉嚨,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阿梅啊,你是不是哪兒不舒服啊?」王淑芳敲了敲門,問道。平時這個點不是都準備睡覺了嗎?
   余梅:「……」
   這時候姜家的大宅裡燈火通明,彷彿前天的宴會廳。
   客廳u形擺放的沙發上,姜建樹居中坐著,老臉十分嚴肅:「今天讓你們過來,是給你們一個挑戰,也是給你們一個任務。以前爺爺總覺得你們還小,但是現在你們都長大了,像思琪、思辰都在各自的領域裡做得不錯,爺爺走出去臉上也有光。」
   今天在客廳裡的人非常特殊,除了姜建樹一個老頭之外,其餘的姜家的二代們一個都不見蹤影,而三代們除了在國外的,這會兒全都在。聯想到之前被解除職位的姜明華,被點名誇獎的兩個人,臉上都露出克制的笑容,謙虛地說了兩句。
   尤其,這會兒那個明明姓奎克,卻非要姓姜的表少爺不在,他們就更加覺得勝券在握。
   姜建樹也確實有意從姜家的第三代中選出合適的人選來經營房地產公司,當下並沒有隱瞞地將自己的打算說了一下:「當然,進公司並不是什麼強制性任務。你們現在也這麼大了,有各自的興趣愛好,讓你們進公司也不會一下子就讓你們做總經理的位置,你們自己要想清楚。別急著回答我,我給你們三天時間考慮,三天後再來給我答覆。在此之前,公司的總經理職位會由珺雅來暫代。」